This is Shanghai from Rob Whitworth on Vimeo.

最近跟一位上海 RD 聊了幾句,普遍都說上海在硬體跟消費水平都已超越台灣,說起來大概只剩人文素質或福利相關的部份,聽起來滿感慨的。簡言之,硬體不用說,可以看看影片,消費的話大概比台北貴 30% ,至於人文素質,舉個例就是過馬路要十分小心 XD 據說早期大家出手都很闊,甚至全身穿滿家當,但回家依舊苦哈哈,現況不太清楚,至於暴發戶是政策的關係,例如一胎化導致小孩繼承很多家當,而政府在推動城市時,在都更時用兩間房換一間房的機制,導致換了房後可以收房租過生活,更別說上海被炒起來的價碼,更別說一胎化小孩繼承爸媽、爺奶的房子個數,可能一次就來個 3~4 房呢。

除此之外,這邊要提的則是像機上盒這類科技產業,據在大陸工作 5 年的 RD 分享,台灣了不起就 3000 萬人口,最大咖的就中x電信,最了不起的就 500 萬用戶,在怎樣算也了不起 50 萬台機上盒,在怎樣每年頂多更換 50% 的數量。在大陸隨便一個省就拼過台灣了 Orz 這也就是台灣科技業漸漸也不把台灣放重心的主因,想起來也滿感傷的。

瞧,一年只有 20 萬台的業績,要跟大陸百萬甚至千萬台的量拼,誰會留意台灣啊?

最近在接觸類似機上盒的產業,我發現搞硬體的軟體並非寫的差,倒是因為多了硬體這個維度後,根本沒其他精力去把軟體寫好 Orz 若熟 Web service 的話,應該很清楚只要去把 backend service 、 ui/ux 等的弄好,一切建立在穩當當的 x86 平台,但機上盒底下可能是 MIPS 、可能是 ARM 等類的,一堆應用程式本身都不是為他們設計的,先別說 porting 的痛苦感,連合作硬體穩不穩都是嚴重的問題,還得靠別人家的 SDK 才能生存下去(有沒bug又是另一個故事了),在這樣的環境上,很難會有心力把軟體寫好,或則說,心力都花在搞好硬體上面了 

想著想著,覺得從 web service 跨到 embedded 行業,可以有另一層的體驗,那種感覺若要以當紅的 mobile app 來說,那就接近寫 ios app 跟 android app 的差別,在 ios app 硬體環境明確,但 android app 硬體環境不明確,導致在 ios device 上可以有一致的體驗,而 andorid app 很難或要花更多精力才能達成的啊


chang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