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還忙著寫程式,盡可能把包袱弄小一點,總覺得把程式丟給別人還挺不負責的,這樣的缺憾也是人生的一途嗎?隨著 MSN 同學的敲打,發現他對軍旅的不安,或許,這才是正常的現象。

記得剛上大學時,我帶著高中同學送我的"溫一壺月光下酒"和高中成年禮送的檯燈,就這樣在新的環境裡渡過一夜。我記得那時還有傳簡訊給幾位學長姐, 一位是高中 BBS 站的站長,那時他唸完碩班正要畢業,另一位則是繼續唸博班的學長,最後則是在高中碰到的外文學姐,只是一切止於簡訊,可能是自己行動力不佳,不像大學室友 他們,一進大學就往其他寢找高中同學,就這樣人情散。

沒想到一下就要進入新的旅程,並沒什麼好擔心,只是經過這短短三個禮拜後,便正式轉職成社會人士,想啊想,大概有點眷戀現在的環境。

未來啊,似乎資源將越來越豐富,得趕快找好目標,追求與達成。


全站熱搜

changy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